星晏

陈年烂事身后丢。

黑板报

我是龙城高中的学生。

龙城这块地卧虎藏龙,书上说几百年前这里曾发生过一件甚至关乎全世界存亡的“大事”,虽说是大事,但书上的描写只有短短的“地星叛军入侵,海星鉴奋力反抗,成功剿灭叛军。”

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莫名的质疑,溜好像有个人在和我说“这是骗你的,根本不是这样。”于是我翻了好多书,查了各种各样的资料,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段历史好像凭空被抹去了一样,再各种书上都是用短短的几句话,一笔带过。

我问了高中的历史老师,他说这段历史从正经书上是看不到的,或许我可以去看一些野史,也或许可以去走访问问龙城当地的老人,说不定有当年幸存者的后代呢。我笑着谢了老师,计划着准备去哪走访,被他一把抓住,说我马上就要升高三了,我一个理科生不好好学习查这些东西干什么,今天他们开会的时候说我们班下学期会换个班主任……而我一心都在思考去哪走访,根本不记得他后面说了些什么。

高二升高三的暑假,所有同学都忙着复习,只有我天天在龙城的老城区奔跑。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两个月的时间我确实听到了许多不知是真是假的版本,虽然我听到的故事不一样,但至少有些东西是重合的。第一,书上说的“海星鉴奋力反抗”根本就是放屁,准确来说是“海星鉴下处特别调查处奋力反抗”,据说这个特别调查处是海星鉴设立,专门追捕地星逃犯的,它大隐隐于市,没有人知道在什么位置,他们的工作人员没有一个是正常人类。第二,当年的特别调查处处长姓赵,还有一个和我一样姓沈的大学教授,是他俩带领着特别调查处抵御了一次又一次的地星进攻。

这次走访我收获颇多,虽不准确但大致上也摸清楚了几百年前大战的事情,也明白了为什么正经书上从不让提及这件事,毕竟大家都觉得海星鉴的决定怎么会是错的呢?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是那个一直在说“书上说的是骗你的”的声音终于停下来了。开学之后我去感谢给我建议的历史老师,他一脸惊讶的看着我,说我居然真的去查了。我不好意思的回答他说自己对这个感兴趣,不查清楚自己难受。他笑了笑说我已经高三了,我这些疑惑能解决也挺好,免得读书心不在焉。他还问我新班主任怎么样。什么新班主任?我们要换班主任?

新班主任叫赵云澜。他和我前十几年见过的班主任完全不一样,以前的班主任都是满脸严肃,仿佛全班同学都欠他几百万一样。而这个新班主任却一脸的不正经,甚至还有些街头混混的痞气,同学说他上下班都是骑一辆震天响的机车,他才来我们班一周就和全班打成一片,甚至大家对他都是直呼姓名,完全没有师生之分。他是教数学的,虽然我一直觉得他的性格与做事风格和需要细心才能推倒的数学特别不符合,但自从他到我们班之后,我们班的数学成绩蹭蹭蹭的飞到了年段第一。

学校每年都有黑板报评比,不过高三学业繁忙,学校都给特权让高三不用参加,我也不知道这个赵云澜到底吃错什么药了,他非要我们参加。班上的同学软磨硬泡了好久,最终赵云澜答应我们画画,他来抄字。那还不容易吗?课间十分钟时间,女生们用彩色粉笔在黑板边缘画上个边框,就算完成了。剩余的居然全部空下来留给赵云澜写字了。我忍不住偷偷笑出来,同桌发现我在笑,一把按住我的脑袋说“不许笑,再笑让你也去抄!”

果不其然,第二节数学课的时候,赵云澜看到我们说已经画完的黑板报,又惊又气连着写断了好几根粉笔,不过本来这黑板报比赛就是他想参加的,他也知道我们学习忙,所以也没有真拉下脸说我们什么。

下午最后一节自习的时候,本该在家的赵云澜报着一堆书走进教室,搬了张椅子坐在教室后面。明明就是构思出个黑板报,可他那坐姿颇有一股指点江山的架势。

在我做完一张化学卷子后他终于开始抄黑板报。赵云澜教的是数学,所以平时很少看他写汉字,所以看着黑板上那一片“龙飞凤舞”的粉笔字,常年负责抄黑板报的我真的看不下去了。放学后我主动留下来提议帮他抄黑板报,他一脸理所应当,用满是粉笔灰的手搭在我肩上说还是沈同学好啊。我牵动嘴角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拿起黑板擦把他写下的字全部擦干净,凭着女生们之前用铅笔画下的横线重新抄起来。

赵云澜也没走,他就坐在最后一排的桌子上,不知从哪搞来了棒棒糖,叼着棒棒糖看我写黑板报。差不多过了半小时,赵云澜叫住我,说天快黑了让我赶紧回家。他边说还边往我嘴里塞了跟棒棒糖。我说那剩下的一半我可不帮你抄了,他说行吧,不帮就不帮,谁还不会写字啊。我说你之前写的那叫字吗?他瞪了我一眼说糖还粘不住你的嘴吗?吃了我的糖就别瞎扯这些有的没的。我说那行吧,你早点回家。

第二天到班上我以为我会看到一个左右风格差距甚大的黑板报,然而事实确实剩下的那一半的字工工整整,竟然和我的字有几分相像,或者可以说是一模一样,完全不似昨天的潦草。就比如我同桌吧,她看到黑板报后眨眨眼对我说,老赵的字怎么和你一模一样,你是不是帮他抄了?我摇摇头说没有,可同桌还是不信,我说我哪有那么多时间帮他抄黑板报,昨天晚上的数学卷子你做了吗,倒数第二道题你有几种解法?

放学以后我认真的去看了赵云澜出的那份黑板报,黑板报这东西现在根本没什么同学会认真去看,大家做来都是评比用的,初中高中班上都是我写字最好,平时听到出黑板报都要吐了,所以这还是我第一次认认真真的去看一份别人写的黑板报。我也不知道赵云澜抄的是些什么,他好像在整个板报里夹带了许多“私货”,除了我昨天抄的那一半安全用电注意事项是干干净净的,剩下的一半每隔三五条就会在缝隙间挤进来一句虎头蛇尾的短句。比如“我来这办案,先生贵姓?”“你没说不能唱歌啊!”是小说里的句子?或是电视剧台词?赵云澜这人除了讲数学题,其他时间大都是随心所欲的一个人,他平时都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估计抄黑板报的时候也是,想到什么就写什么,毕竟是他的劳动成果,我要是一黑板擦给他擦了,那多不尊重他啊,于是我给那些短句都添上标点符号,让这些句子和安全注意事项能够分得开。他写在黑板正中间的那一句是“我不值得你为我这么做。”我添到这一句的时候忍不住笑出来,这句话好像就是对我说一样,说不值得我帮他添标点,不过这句话他好像写了很多遍,粉笔的印记特别明显,我盯着多看了几眼,把已经添上去的标点也描了几遍。

那份黑板报一直被保留到高考,考试前各学校都要大扫除,把能擦的字擦干净,擦不掉的用白纸遮上。有女生拿起抹布要把洗黑板,赵云澜急忙喊住她们,说什么这是他第一次出黑板报,有感情了,等等让他自己擦。女生们笑他,说这都放这多久了,也没见你天天看啊!赵云澜说你们懂什么!

话虽这么说,可大家还是特别给他面子的把黑板报留给了他,大家做完卫生收拾完抽屉里的书本,互相道别回家复习准备三天后的高考,我走到校门口突然想起来因为帮女生搬书,把自己养在教室里的多肉落下了,急匆匆的跑回教室。

教室的门没关,赵云澜大约还没走,他似乎在黑板上写些什么。我拿了自己的多肉往教室后走。

“老师?”

“啊?你怎么还没走?”

“哦我东西掉了,回来拿一下。”

我不知道为什么赵云澜的眼神里似乎有一些我不能理解的情绪。不舍?留恋?眷恋?还是别的什么?那种情绪仿佛穿越万年的时光一下击中了我的心脏,痛的我无法呼吸。

“那你赶紧回家。”

“嗯,老师再见。”

“再见小巍。”

“小巍”是我小名,除了爸妈没人这么叫我,我也不知道赵云澜怎么会知道,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抱着多肉走出了教室,刚刚那一瞬间的疼痛随之也消失不见了。

哦对了,我其实看到赵云澜在黑板上写了什么,他在那句“我不值得你为我这么做”下面挤进一个歪歪扭扭的“值得”。估计是不好意思被我看到吧,在我喊他的那一瞬间,他飞快的用手擦掉了,满是字的黑板上留下一块空白莫名的有点好笑。

好了,加油沈巍,要开始新生活了,迈出校门的时候我这样对自己说。




早上做的梦,瞎写了一段【】

文字不会替你记着你写下它的时候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

一个奇怪的脑洞 对家的

看真相是假的评论下有人提喻黄
第一次脑补了一个喻黄
别想了是BE
喻和黄是同期出道的爱豆
黄擅长跳舞 喻擅长唱歌写作
然后两个人捆绑营销一直炒CP
黄曾经在演唱会上搭着喻的肩说喻不擅长跳舞,自己要保护他,一辈子都和他一起学跳舞
也在各种采访里说过自己和喻的关系很好
在各种节目上相互对视拥抱
喻不是很经常提到黄
但是每次提到黄的时候都笑眯眯的
粉丝们都觉得黄单箭头喻
黄自己也不避讳,甚至还会在演唱会上开玩笑说自己可喜欢喻了
后来组合解散
最后一场演唱会上阿黄坐在灯光下特别深情的对粉丝唱
“你拍过拥抱全是假”
“你写过得故事也是假”
“你看过的温柔都是假,爱意也是假”
“我并没有爱上他”
台下粉丝哭的撕心裂肺的,阿黄唱完之后笑着站起来冲大家挥手鞠躬,宣布自己有对象并退出娱乐圈。
喻在后台黑暗的角落里看着唱歌的黄,忍不住大哭起来,最后上台的时候说话都说不出来。
其实就是
阿黄活的太通透,什么都看的清清楚楚,营销就是营销,根本不动感情,反而是看起来像被动一方的喻zqsg了。

一个关于剑三同人文化的小调查

https://www.wjx.cn/jq/21713311.aspx

这是一个关于剑网三同人文化的科研立项小调查!!希望看见的小可爱们能抽空帮忙填一下!!!非常感谢!!!!!!!

cnm破游戏
情缘都不给我

是个分手后在小角落一直戳亮手机屏幕的梗

“啪嗒”
“啪嗒”
“啪嗒”
“少天?”轻轻的敲门声传来
“少天睡了吗?我跟瀚文出去吃夜宵,要给你带吗?”
久久得不到回应,门外那人又敲了敲门,。
“那我们出去啦,要吃啥给我发短信呀”
“黄少——黄少——吃夜宵吗黄少——黄唔唔唔唔唔”少年清脆的声音似乎被什么堵住,呜咽了半天才停下来。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很快就消失了。在确认脚步声全部消失后,黄少天有些僵硬的揉了揉的眼睛,手指又按上已经黑了的手机屏幕。
“啪嗒”“啪嗒”“啪嗒”
手机屏幕上是一个聊天界面,自己是蓝色文字泡,对方是白色文字泡。
最后一条消息是一周前的凌晨三点,蓝色文字泡说“那就算了吧。”
黄少天光着脚坐在自己房间窗台下冰凉的地面上,他一动不动得坐着,若不是手指机械的敲着手机,就像一尊染着黄毛的雕塑。深蓝色的窗帘遮挡着窗外的灯红酒绿,房间里一片黑暗,只有他手机屏幕发着微弱的光,就像在雪夜里男人嘴上咬着的烟一般,那么小的一点,却温暖让他无法抗拒。
一月的广州一点也不温暖,黄少天想。

手机屏幕照着黄少天的脸,他对着那张自己咬着糖的聊天背景喉咙有些发紧,不少粉丝觉得黄少天是个吵吵闹闹的小孩,战队在拍宣传片时也喜欢把他打造的像个高中生,可他确确实实已经二十七岁了。
那个总是被他喊老的人在二十七岁时面临着和东家谈崩,紧接着就是被迫退役。而二十七岁的自己有时候还能在喻文州的庇护下溜出俱乐部,在附近的网吧里,做在网游里开小号杀一整天普通玩家这样甚至让他觉得丢脸的事情。
那年他刚进训练营,跟在魏琛的屁股后面,给陌生的男人递出一根冰棍,努力抑制眼里发出的光芒,大声的说“你就是叶秋吗?”那时候的小斗神脸皮还没有现在这样厚,他脸上闪过一丝惊讶和羞涩,接过少年递过来的冰棍,慢条斯理的撕开蓝白色的包装纸。“嗯,你是黄少天吗?”
这是见面以后,斗神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他们在网游里很早相识,在现实里却差了整整三个赛季,三个把一叶之秋捧上神坛的赛季。
一叶之秋啊……黄少天想,那简直是自己前二十年的梦。

手机屏幕的光亮很快就暗淡下来,黄少天用冻僵的手指又戳了戳屏幕。
他们是第六赛季在一起的,刚刚问鼎冠军的剑圣在前往发布会的安全通道上,给丑丑的枫叶头像的男人发了条消息。
夜雨声烦:“这是我的第一个冠军,我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我很努力很努力,总能和你并肩的。你不是一直没对象吗,你找对象的时候,考虑一下我怎么样?”
这是蓝雨的第一个冠军,是他封神的一个赛季,记者们噼里啪啦的问了一大堆,他那天兴奋的不行,一兴奋话就更多,发布会的时间被迫延长。
等发布会结束后又和队友们到酒店庆祝了一番,等凌晨两三点回到宿舍时才想起和叶秋告白这么一件事。他急忙的掏出手机,不知是不是酒精作祟,他难得的有些手抖,手机上特别关心的消息是三个小时的以前
一叶之秋:“行”
一叶之秋:“注意看镜头。”
手机“扑通”一声的掉进刚放好水的浴池里。

黄少天揉了揉自己发酸的肩膀,他时刻都要保护自己的手,要保证自己的手在最佳状态,有时候他不得不去做一些并不能让自己高兴的事情,比如说被叶修搂着睡觉时,他要时刻警惕手臂发麻,哪怕他其实很享受这样发麻的过程,甚至想更贴近一点,让叶修搂的更紧一点。

叶修刚退役那会就像人间蒸发一样,连黄少天也联系不上他,直到对战嘉世的前天一天,黄少天正拉着行李箱进自己的房间,准备着发条微博,结果在编辑微博时两个月没有响起的特别提示音突然响起,他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把手机从手里扔了出去。
君莫笑:“明天晚上打完比赛来嘉世对面的网吧一趟”
君莫笑:“记得带个27级的账号卡。”
夜雨声烦:“我靠我靠我靠我靠叶秋??!!!!!!!!”
君莫笑:“嗯?”
夜雨声烦:“你他妈去哪了?!!为什么不回我消息???你为什么退役?为什么退役?为什么退役!!!
夜雨声烦:“嘉世对面哪有网吧??你在网吧??你在网吧干什么啊??喂你说清楚啊?!让我带账号卡又是啥,我刚刚到酒店,你让我上哪搞账号卡啊??”
君莫笑:“来了就知道,下了,见面说。”
夜雨声烦:“我靠靠靠靠靠靠靠!!!!你当我是什么了!!!!!!”
说没有脾气是假的,一肚子火的剑圣在看到坐在网吧前台满脸胡渣的人时,一肚子火烟消云散,脑子里还自动给配上了《二泉印月》这样的bgm。
他想抱抱叶修,非常非常非常想拥抱住这个男人。一瞬间他什么话都问不出口,只希望自己能变成一盏灯,在这样寒冷的冬夜,在叶修出走的那个雪夜,燃尽自己换他一点的温暖。
身处黑暗的男人却什么也不说,抬起手揉乱他为了发布会精心做的发型,就像第一次相遇时一样,那样温柔的 揉了揉他的头发。
黄少天朝周围看了看,大约是没什么人朝前台这种地方看,他飞快的凑近叶修的脸,在叶修的嘴角轻轻的留下一个吻。
叶修还是笑。
有时候黄少天真的不能理解叶修,明明处在
劣势,却还是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或者说明明身在暗处,发出的光芒却把自己都照亮了。

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不知道
不知道
不知道
手机的光全部暗了下去,黄少天又戳了几下屏幕,那点光挣扎了一下,又暗下去,再也没亮起来。
哦,没电了。

祝两位新人百年好合哦(ฅ>ω<*ฅ)

阿笙说的很对
我不用因为很多东西是因为他给我的而感到害怕
我会勇敢的去尝试很多以前不敢做的事情
哪怕是因为他
但这些都是好事
他会一直是我的铠甲
但不会再是我的软肋
我跟他这辈子可能再也不会有所交集
可能不会再相遇
但是他会一直在
一直一直一直都会是我无坚不摧的铠甲
虽然他在我心里早就死了

可惜没机会和他说句谢谢啦
哈哈哈哈
以前我问他后悔不后悔
他说不后悔
但是我后悔
现在我也不后悔啦

永远都会有好的事情发生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不要拘泥于现在
要把目光放的很远
我相信我的人生不会只有这一次上台的机会
只要我努力的往前跑 拼命的跑
一定能接近在自己想站的地方

那年长安灯如昼
灯如昼